關於部落格

(扛棒圖片來自於網路)
  • 11351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3

    追蹤人氣

〈14〉痛苦會過去、記憶卻常存於孤寂的夜晚〈14〉


在年輕的時候、

夢幻地情感,總需要一些實際的外貌來支撐…當時的愛情很膚淺!

我喜歡高個的男孩、喜歡近距離『仰著頭』來看著他………

然而、多次感情的挫敗、條件也隨之不停地調整。

遇見他時、剛與阿業因遠距離的愛而整日悲傷、愛與不愛竟等於見與不見…

阿宗的出現、填補了一時的空洞…

他是同鄉同屆甚至與我同樣的高度,一個瘦小不起眼的男生…

他從國中、高中就一直不斷發出訊號、想對我展開追求,但我從未給過他任何機會………;

此次、於異鄉重逢、他夜夜等候每日下班後疲累的我,

總是費盡心思、想討我歡心!我施捨般地接受他的陪伴、直至完全離不開…

不能否認、對於房事他真的是天賦異稟!

嚐過他的滋味、任何的條件…無論高帥挺拔、或是名利財富都無可比擬,

有如毒品一般、讓人沉醉於次次雷電暴雨般地纏綿………………

朋友圈裡、每個人都驚訝我的選擇!因外貌上、整個超奇地不搭,

一朵正盛開的花啊!金光閃閃地誇耀著青春,

而那根草、無色無味黯然地陪襯,卻更容易被人所遺忘…

為了他、我喜歡上了平底鞋,

因與他走在一起、一點點的跟都會讓他無意識地離遠、

我願赤足陪著他,雖然明知如此的刻意會更傷他的自尊!

我懊惱自己需替他計較那一點點的高度,其實說明了我比他更在意。

與他在台中寄居於他姐名下的套房,一次他姐深夜突擊來訪、

同居的消息傳回小鎮,在他們家掀起喧然大波…

他什麼也沒說、只邀我一同北上就任新職…

我欣然答應、絲毫沒有查覺他所隱藏的哀傷…

他是一家有名中餐廳的二廚、平時只負責備料,但耳濡目染之下其實也有一手好廚藝……

我也於服飾業舊識地協助下順利就職…

他並不適應台北的生活,家中也一直苦摧他回家幫忙…

他已忘了當初帶我遠走高飛的雄心壯志,他沒把握在異鄉能給我安定的生活……

他還是走了、

獨留我一人於台北、一個多次來來去去卻始終沒有家的感覺的台北……

當時沒有手機、他打電話、常找不到我…

每次接到電話就只會要我也回去,他感覺我快消失了、勸我一同返鄉與他一起面對雙親

……我答應了…他連夜開車北上接我回家……


在車上、我看著專心開車的他,

心想:就是他了嗎?

假如真是他來陪我一輩子、

為何我需花十年的漂泊才再遇見他?

為何在相遇的最初、我一點也無視他的存在???


再次踏上故鄉,我有一絲從此落地生根地期盼……

租下一間位於民俗館轉角處的民宅騎樓,

請了鹿港老師傅裝璜成古色古香的中式外牆,自己漆上紅與黑、很強烈的現代色彩,

再搬來家中的古椅古甕…

我變成一家泡沫紅茶店的老板娘,

原本只是想專營觀光客的生意、怎知在地的學生們也很捧場,

第一次創業、總算有驚無險、奇蹟地成功經營著

,已漸忘返鄉的初衷,因要他們家接受我、竟是如此艱難的任務!

我還是一有空、就會去他家的餐廳幫忙,

就算只能幫忙洗著碗、看著男友揮汗如雨地耍著大鏟大杓也是一種幸福……

直至一些閒話悄悄傳入耳中……

他們說:我是有錢人家的小孩、嬌生慣養,不適合他們家,

又說現今家道中落、負債無數,他們家只有薄產、負擔不起………


我應該、在當時很愛他吧!......


最引以為傲的家世被視如敝屣、

最親愛的爸爸變成了敗家子、

他們家、極盡汙蔑之話語,就為了擺脫這樁婚事!

男友無力反擊、卻更積極勤跑我家、邀朋友陪我爸媽玩麻將、只輸不贏讓兩老開心,

也會充當司機供老爸南來北往地差遣,有次甚至自告奮勇、到我家掌廚老媽當副手,

一同辦了一大桌好菜招待家中遠來的貴賓……

此一事蹟征服了我媽的心、

媽媽不再嫌他又瘦又矮,反勸我…嫁這種老公應該會疼妳…。

我跟媽媽嬉鬧說:玩玩而已、要她不要比我還認真……其實我的內心在滴血……。

一個養鰻起家的暴發戶、至今也尚需每日揮汗爆肝地開著專營游客的小吃餐廳…

錢是賺到了,但心也勢利了………

回到鹿港半年餘…他們家對我從客套至冷淡,

我終於知曉婚姻是兩個家庭的結合、而懦弱的他只能陪在身旁卻無權自己選擇未來。

紅茶店持續忙與不忙的經營著……

有天阿宗帶著阿良來到店裡……他是個長的很好看的胖子……

很豪氣很風趣很會照顧人……

但可以肯定沒什麼『江湖道義』!

他開始常往店裡跑,等店打烊便拖著我們去吃喝玩樂……

上八卦山喝啤酒吃現炒…他總會先點我愛吃的!

為了吃清粥小菜、....飛車上台中..........一上高速公路就因超速被警察攔下的,就是他!

   還是堅持要吃到清粥小菜….還一直對著老板、直說好貴好貴…

老板一頭霧水、我卻笑彎了腰……

這個公子大哥說到那做到那……聽我好奇酒店文化,就拖著我們一起上酒店,

一堆小姐輪番進來、他全推給阿宗…

他說:我是觀摩要寫報告、他是技術指導不能碰,而唯一的色胚是阿宗……我笑得喘不過氣…。

他就這樣陪著我…三人行的日子久了…三人的心也有了變化……

一有空、他會邀我們去郊外遊玩…埔里、日月潭、九族文化村、牛耳石雕公園……

阿宗不能不跟…因他怕我與他單獨出遊…

阿宗開始會企圖搭著我的肩、摟著我的腰甚至牽著我的手...

以前沒做過、如今刻意想試...又因不習慣也因高度問題,顯得十分彆扭...

我們開始有了縫隙、一個可愛的胖子!慢慢撐出了一個大洞.....。

阿宗、漸漸變了樣…忽然沉迷與友人玩麻將…

也曾醉倒於女人的身旁,讓我逮到…

我一把抓起他的領口拖離座位、瘦弱的他有如小雞一般縮在牆角…開始不停地嘔吐……

一切都變了味、酸了、臭了……

我開始酗酒…我逃避現況………

那一夜、在蘇府王爺的勸說下………….我決定慢慢離開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阿宗清醒的時候、會裝沒事地對我好……我卻只能在醉倒時原諒他……

可笑的是,就算兩人已各有心事但在床上卻更加的契合,

懷著想離開的心、身體卻為著可能是最後一次而激烈地迎合……無底深淵啊!無法釋懷的淫亂。
          
阿良、終於表態了,

他拉著我、關起店門往鄉下、往沒人的地方逃竄……

我彷如有夫之婦般追求著偷情的刺激……

他說:阿宗沒辦法娶我、而他可以,

他說:就算能嫁、婆媳關係會讓我身心皆疲,

他說:阿宗無法保護我、他可以……

他說的都對……唯一錯的是、就算不嫁阿宗、我也不能嫁給你。

就算你的條件比他優於百倍千倍…在這個土生土長的小鎮上,

我無法讓閒言閒語亂傳、使父母蒙羞。

老實說:阿良是個很有魅力魄力的男人,

長期默默的陪伴、就算僅是眼神幟熱地交會,

他的真心我瞭然於胸…再笨、都該選擇他,

但、我求他放我走……

是演戲嗎?或許是!兩個人都哭了…

為得不到的愛而哭泣、那似愛非愛的眷戀卻因眼淚而鮮明了起來………

一切的錯、都怪我!我不該點頭承認早就明白他的心意…

明知一切都無法改變………我卻打亂了所有的順序………

那夜…阿宗約我到店內,一進門看到阿良已醉倒,

阿宗拉下了鐵門、老舊的鐵門發出尖銳磨擦的聲響十分嚇人…

我拿起桌上的紹興酒猛灌、平常不喝這種酒,今晚只要是酒、只要能醉、我都喝...

阿宗告訴我:阿良來找他談判、要他放了我...

我喝完半瓶紹興、搖搖晃晃由架上拿了瓶高梁繼續喝...


不能停啊!我無法回答任何問題...


阿良醒了、抓住我的手,要我告訴阿宗、心裡愛的是誰?

兩人扭打成一團...

誰也不在乎我的回答、我也答不出來...

惡狠狠地瞪著他們倆、我好累...

找到切豬肉、切排骨,那把半月刀...輕輕往左手劃一刀、鮮血湧了出來,

我哭喊出聲、將壓抑許久的痛苦嘶喊出來...

我寧可去死、你們倆、我都不想要...

說完刀起刀落、我對準左手動脈猛劈...


店的隔壁是天后宮...,

我的刀、明明砍到手卻有另一股力量將刀輕輕彈起,留下數痕比用劃的第一刀更輕的傷痕...

他們倆在那裡、在做什麼...我看不見、也不再關心...

我獨自走回家,雖然當我醒來時、

我完全記不得我是如何回到家?走那條路?沿路是否有碰到人?

一切的記憶歸零、但那輕柔將刀擋住的力道卻刻印於腦海……

我不知那力量留下我的命有何意圖?

我從那天就開始等著、某位神尊會突然降旨要我擔任誰的乩身、要為天為民做些任何的事?

可惜、並沒有……我依然在情海裡浮浮沉沉……受盡人間一切的苦。

有許多次與一些私人的宮廟有短暫地接觸,但總覺得不是這種感覺、

我對祂們可以解百憂治百病、還可為了宮的人氣與興旺專職報明牌……

我對這種事一點想法都沒有、甚至於排斥去相信……

或許俗事的責任未了,我該先拯救自己才有餘力去幫人。




附記:我討厭讀經頌經……或許我是混世魔王來投胎,

救我、僅僅為了該受的苦該還的債,還沒有完結.......

或許、持續於人間、領罪受苦...這也是一種任務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